专业的融资服务平台,打造股票T+0交易高信誉品牌
专业在线客服 Online Service

A股本周迎千亿解禁 科沃斯600亿居首

2021-05-24

返回

 [ 解禁股数量最大的郑州银行(3.680-0.01-0.27%),有5.43亿股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份,预计在5月27日限售到期。公告显示,此前该行以4.59元/股的发行价格,定增募资27亿元。截至最新收盘日,郑州银行股价报3.68元,低于定增认购价近1元,定增股东浮亏20.69%。 ]

  [ 科沃斯本次解禁市值约609亿元,位居首位,主要是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。自2020年5月以来,科沃斯涨势如虹,首发股东限售股浮盈已超10倍。 ]

  A股即将迎来5月的最后一个交易周(5月24日~28日)。Wind数据显示,两市将有46只个股迎来解禁,按照最新收盘价计算,合计解禁市值1165.81亿元。

  整体来看,当周解禁总量接近33.8亿股,5月28日是解禁高峰期,9家公司解禁市值合计682.02亿元,占当周解禁规模的61.43%。其中部分个股迎来巨量解禁。郑州银行(002936.SZ)的解禁量最大,为5.43亿股;诚志股份(12.860-0.07-0.54%)(000990.SZ)、科沃斯(603486.SH)、三峡水利(8.510-0.16-1.85%)(600116.SH)分别有4.2亿股、3.8亿股、2.96亿股迎来解禁。

  “扫地机第一股”科沃斯本次解禁市值约609亿元,位居首位,主要是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。自2020年5月以来,科沃斯涨势如虹,首发股东限售股浮盈已超10倍。截至最新收盘日,科沃斯股价报160元。巨量解禁会不会让科沃斯股价承压?

  郑州银行、精锻科技(10.210-0.15-1.45%)(300258.SZ)等10余家公司则迎来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份解禁,而这些股东的收益仍然是浮亏的。

  科沃斯解禁股是流通市值2倍,首发浮盈超10倍

  2018年5月,科沃斯登陆沪市主板,上市至今刚好满三年。

  今年5月21日,科沃斯发布的首次公开发行限售股上市流通公告显示,此次限售股上市流通数量为3.8亿股,上市流通日期为5月28日,共涉及四名股东,分别为苏州创领智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创领投资”)、苏州创袖投资中心(有限合伙)(下称“创袖投资”)、EVER GROUP CORPORATION LIMITED(下称“Ever Group”)、SKY SURE LIMITED(下称“Sky Sure”)。

  截至一季度末,创领投资为科沃斯的控股股东,持股比例41.78%,按最新收盘价计算,这部分解禁市值约382亿元。Ever Group、创袖投资、Sky Sure分别为科沃斯的第二、第三、第七大股东,解禁市值分别达117亿元、94.34亿元、20.16亿元。

  穿透股权来看,科沃斯董事长钱东奇100%控股创领投资,还同时控制创袖投资99.99%股份;Ever Group、Sky Sure则由钱东奇儿子David Cheng Qian控股。换言之,科沃斯本次600亿巨额解禁都与实控人家族直接挂钩。

  2019年,科沃斯战略性大幅缩减吸尘器代工业务,向高端扫地机业务转型。2020年,疫情推动了“宅经济”发展,当年,科沃斯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431%,达6.41亿元。今年一季度,该公司业绩增长势头更甚,单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3.33亿元,同比大涨7倍,单季度利润规模超2020年上半年。

  科沃斯也由此成为过去一年的大牛股。Wind数据显示,该公司股价从2020年4月底的17.9元启动,一路涨至今年5月初的历史最高价173.5元,区间涨幅超9倍;相较首发价格更是涨逾10倍。

  截至最新收盘日,科沃斯股价报160元,年内累计上涨80%,总市值916亿元,流通市值为287亿元。这意味着,本次公司新增流通市值,是目前流通市值的2倍还多。考虑到首发股东的巨额浮盈,科沃斯本次解禁压力不小。

  2020年下半年以来,科沃斯就被各大公募基金大手笔加仓,截至去年末,该公司的前十大股东中有4家为公募机构。而从今年一季度末的股东名单来看,公募基金都有所减持。其中,谢治宇管理的兴全合宜、兴全合润,一季度分别减持165.58万股和36.82万股;兴全商业模式优选基金至少减持187万股。

  一位资深市场人士对第一财经说:“5月初以来,科沃斯股价就有背离的现象,股价不断走出新高,成交量却逐日萎缩,这不排除是与接下来的大量解禁有关。目前,首发限售股东的浮盈非常高了,解禁肯定会对公司股价形成一定冲击,可能迎来较大幅度的回撤。”

  24家定增限售股解禁,半数公司定增股东浮亏

  整体来看,迎来解禁的个股,有8只解禁股数量占总股本比例超过30%,分别为科沃斯、汉嘉设计(9.6500.181.90%)(300746.SZ)、佰奥智能(34.9000.030.09%)(300836.SZ)、欣锐科技(22.0703.52,18.98%)(300745.SZ)、北京君正(61.850-1.40-2.21%)(300223.SZ)、威奥股份(13.270-0.01-0.08%)(605001.SH)、诚志股份、龙磁科技(43.860-0.54-1.22%)(300835.SZ),解禁比例分别为66.46%、59.97%、49.96%、43.89%、39.46%、35.92%、33.44%、32.02%。解禁比例较高的上述个股股价压力不言而喻。

  同时,海利尔(26.830-0.58-2.12%)(603639.SH)、梦洁股份(4.230-0.07-1.63%)(002397.SZ)、科顺股份(32.160-0.32,-0.99%)(300737.SZ)、工业富联(13.110-0.11-0.83%)(601138.SH)、南宁百货(4.1300.020.49%)(600712.SH)等14只个股的解禁比例不足1%。

  第一财经注意到,从解禁股份类型来看,属于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份的有24家。其中,截至最新收盘日,有14只个股的定增股东仍处于浮亏状态,有11只定增浮亏比例超过10%。

  股价低迷导致的二级市场价格低于定增价,是近年上市银行定增普遍面对的“尴尬”。解禁股数量最大的郑州银行,有5.43亿股定向增发机构配售股份,预计在5月27日限售到期。公告显示,此前该行以4.59元/股的发行价格,定增募资27亿元。截至最新收盘日,郑州银行股价报3.68元,低于定增认购价近1元,定增股东浮亏20.69%。

  解禁股数量第二的诚志股份定增股东也浮亏逾6%。上周,诚志股份股价跌8.34%,收于12.86元。另外,思美传媒(5.080-0.14-2.68%)(002712.SZ)、ST天山(7.6000.070.93%)(维权)(300313.SZ)、天创时尚(7.2600.192.69%)(603608.SH)三只个股的定增解禁收益率分别亏损69.84%、51.05%、45.37%。

  “农历新年后,龙头股大幅回撤30%~40%,游资热炒小市值股一度成为了市场的主角。我们看到,行业板块中钢铁涨幅遥遥领先,医药亦有不俗表现。但板块轮动效应较差,风格不够平衡,导致部分定增股的二级市场价格低于定增价。”前述分析人士说,“随着前期大幅调整落地,核心资产风险释放后,市场风格有望进一步平衡。”